武器百科大全  > 所属分类  >  直升机    武装直升机   
[1] 评论[0] 编辑

贝尔AH-1 “休伊眼镜蛇”武装直升机

AH-1武装直升机(英文:AH-1 Attack helicopter,编号:AH-1,代号/绰号:COBRA,译文:眼镜蛇,通称:贝尔AH-1“眼镜蛇”/AH-1“休伊眼镜蛇” ),是美国一型双发单旋翼带尾桨纵列式双座武装直升机。AH-1武装直升机是美国一型专门研制的反坦克武装直升机,也是当时世界上第一种反坦克直升机,其主要任务是在白天、夜间及恶劣气候条件下提供近距离火力支援和协调火力支援。它还可执行为突击运输机护航、指示目标、反装甲作战、反直升机作战、对付有威胁的固定翼飞机,实施重点防空和有限区域防空、侦察等任务 。AH-1武装直升机由美国贝尔直升机公司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为美陆军研制,最初只是作为美国陆军的越战临时解决方案,于1965年9月7日首飞,1967年8月服役,由于其飞行与作战性能好,火力强,被许多国家广泛使用,经久不衰,并几经改型直到21世纪还在生产,主要型号为 AH-1J/T“海上眼镜蛇”和AH-1W“超级眼镜蛇” 。

武器性能

  • 中文名称:AH-1武装直升机
  • 外文名:AH-1 Attack helicopter
  • 国家:美国
  • 类型:武装直升机
  • 研发日期:1960年
  • 首飞时间:1965年9月7日
  • 服役时间:1967年8月
  • 生产单位:美国贝尔直升机公司
  • 次型/级:AH-64武装直升机
  • 服役情况:在役
  • 研制时间:1960年代中期-1965年
  • 目录

    发展沿革编辑本段

    研制背景

    UH-1C炮艇机安装有XM3武器系统UH-1C炮艇机安装有XM3武器系统

    1955年,越南战争中,直升机第一次直接参加战斗,美国陆军在60年代初向越南增兵后,1956年首飞的贝尔UH-1“易洛魁”(或“休伊”)涡轴动力直升机成为陆军直升机作战思想的驮马,美国陆军给贝尔UH-1“休伊”运输直升机安装上武器后用于攻击任务,当1962年UH-1A部署在东南亚时,该机成为陆军历史上第一种直接参加战斗的直升机。UH-1A随后被功率加大的UH-1B和UH-1C取代,但是从“休伊”的作战表现看该机并不适合作为武直使用,因为“休伊”并不是被设计来执行此类任务的,临时加机枪改装的火力援护直升机不仅速度慢,火力也不强,而且无装甲保护,生存能力明显不足   。因此美国陆军迫切要求迅速提供一种高速的重装甲重火力武装直升机,用来为运兵直升机提供沿途护航或为步兵预先提供空中压制火力     。

    D255“易洛魁武士”三面图,开创专用武直的经典外形D255“易洛魁武士”三面图,开创专用武直的经典外形

    1958年,美国贝尔公司开始研究专用武直概念,在1962年推出了一个被称为D255“易洛魁武士”的全尺寸模型。“易洛魁武士”沿用了“休伊”的发动机和传动西东,但具有鲨鱼般的苗条机身,看起来就像是一架战斗机。“易洛魁武士”是串列双座布局,炮手在前飞行员在后,后座略高以保证飞行员的前方视野。机头安装一个榴弹发射器自动炮塔,机腹鼓包内还装2门20毫米前射机炮,机身中部短翼可外挂武器,例如6枚SS-11线控导弹     。陆军很欣赏这个概念并在1962年12月授予贝尔制造一架概念演示机的合同。贝尔的工程师立即着手改装一架Model 47/OH-13“苏”活塞动力直升机   。

    1963年8月,贝尔的工程师完成了Model 207“苏族侦察兵”概念演示机。“苏族侦察兵”具有串列双座的流线形机身,颚部炮塔内安装2挺7.62毫米M60机枪。当然该机只是“易洛魁武士”概念的演示机,真正用于作战的话过于轻型。陆军用这架“玩具”武直验证了“易洛魁武士”的可行性,陆军最终决定上马专用武直项目   。

    建造沿革

    早期的Model 209设计,采用后三点式起落架早期的Model 209设计,采用后三点式起落架
    Model 209原型机只有民用序列号N209JModel 209原型机只有民用序列号N209J

    1964年8月,美国陆军启动了先进空中火力支援系统(AAFSS)招标,数家公司提交了方案,最后陆军选中洛克希德的AH-56“夏延”。但按照进度“夏延”直到1970年才能服役,越战的压力迫使陆军需要尽快装备武直,所以在1965年又开始了过渡武直招标。陆军要求新机的设计基于现有直升机以保证能尽快投产。波音-伏托尔提交了“支奴干”的改型,西科斯基提交了“海王”的改型,卡曼提交了“海妖”的改型,贝尔提交了改进自UH-1的Model 209   。尽管在AAFSS竞争的早期贝尔方案就被淘汰,但公司还是自筹资金继续专用武直的研制,一步步地完善Model 209“UH-1改进型”的设计。该机虽然和“休伊”共享许多子系统,但外观上却完全不同。贝尔游说陆军官员Model 209就是他们想要的,陆军最终被说服   。1965年8月,贝尔正式向陆军提交了Model 209方案     。

    肯塔基州诺克斯堡的巴顿博物馆的Model 209原型机肯塔基州诺克斯堡的巴顿博物馆的Model 209原型机

    1965年9月7日,Model 209原型机就首飞。机身结构融合D225以及Model 207的概念,如狭长的机身、纵列双人座舱、机首机炮、机身两侧武器挂载短翼、单发动机、固定式着陆用橇架等设计,并沿用了大量UH-1的系统,包括T-58涡轮发动机、传动系统、平衡式二叶片主尾旋翼系统等,使得风险与成本得以降低。10月该机创造了同级别直升机的速度纪录320千米/时,11月陆军启动了过渡武直的竞争试飞。尽管陆军此时已在越南对“支奴干”武直进行了测试,但与其相比Model209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1966年4月7日,陆军授予贝尔一份制造2架Model 209预生产型机的合同,4月13日又签订了110架生产型直升机的合同   ,Model 209原型机在陆军服役近6年,对不同的武器和设备进行了测试,最后升级至非常接近AH-1生产型。该机退役后改回验证机状态,在肯塔基州诺克斯堡的巴顿博物馆展出   。一开始Model 209的编号被定为UH-1H,以表明该机仅仅是UH-1的改进型方便讨要预算   。

    AH-1各型号简单对比AH-1各型号简单对比

    1966年7月,Model 209的编号还是改成了AH-1,传统上美国陆军的飞机都以美国印第安原住民部落来命名,如“莫霍克”、“易洛魁”、“苏”、“夏延”等等,以至于当时也使用印第安部落名来命名自己产品的派珀飞机公司为此与陆军打了一场奇怪的官司,此后陆军就不再强求印第安命名了。UH-1“休伊”在越南服役中被大兵们冠以各种奇怪的俚语,在执行无武装运输任务时被称为“滑头”,安装XM-3武器系统后被称为“野猪”,挂载火箭巢并安装机枪后被称为“眼镜蛇”。所以源自于“休伊”的AH-1按照该传统被称为“休伊眼镜蛇”了,但在实际使用中因“休伊眼镜蛇”一点也不简洁,所以绰号最终定为“眼镜蛇”   。

    AH-1经数十年发展,已经发展出多个主要型别。   第一个生产型号AH-1G自1967年首次使用以来,经过三十多年的不断改进和改型,已发展成能满足防军和海军各种反坦克/反舰作战需要的庞大家族   。继AH-1G之后,美国先后发展了反坦克性能更好的AH-1J/Q/S/T/T+/W/P/E/F 等多种型号,到1986年,AH-1各型共生产3630架   ,使得AH-1系列成为发展型号最多、服役时间最长、生产批量最大的武装直升机系列,它与AH-64被列为美国及其盟国反坦克常规武器库中的主要武器   。

    服役历程

    AH-1G“休伊眼镜蛇”AH-1G“休伊眼镜蛇”

    1967年8月,AH-1G开始部署在南越边和空军基地,并立即投入了激烈的战斗。“眼镜蛇”为运输直升机提供护航,并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还与快速的休斯OH-6A“小马”侦察直升机编队组成极为有效的“猎-杀”或“粉色”小队(在美国陆军俚语中,侦察直升机编队被称为“白色小队”、武直编队是“红色小队”、运输直升机编队是“蓝色小队”)。“眼镜蛇”也能执行其他任务,包括武装侦察、目标弹着观察、甚至是搜救任务。到1968年底已有337架“眼镜蛇”来到越南   。

    20世纪70年代的后越战时代,美国收敛了对外军事行动,直到1980~1988年的里根政府时期才逐渐恢复,并在90年达的苏联解体大潮中达到顶峰,在历次军事行动中,“眼镜蛇”都是美军的重要武器。

    以色列国防军的AH-1F“Zefa”,翼下是双联“长钉”挂架以色列国防军的AH-1F“Zefa”,翼下是双联“长钉”挂架

    1977年,以色列获得了12架AH-1G,并在后续又获得了后期型单发,使总数量达到50架。以色列的“Zefa”(蝰蛇)后来都升级成AH-1F,并安装了以制传感器,并能发射以色列的“长钉”系列反坦克导弹。以色列的AH-1F参加了1979年的黎巴嫩行动和1982年的入侵黎巴嫩作战。叙利亚击落了2架“Zefa”,但“Zefa”机组声称击毁了数十辆叙利亚坦克和其他目标。“Zefa”经常在巴以冲突中出现,据以色列说“Zefa”攻击巴勒斯坦武装分子的精度要优于AH-64   。

    1979和1980年,日本陆上自卫队分别各购买1架AH-1E。完成了详尽的评估后,富士重工按许可证生产了89架AH-1F,该机安装了川崎重工按许可证生产的T53-K-703涡轴发动机。2000年最后一架AH-1F交付。截至2015年3月31日,日本陆上自卫队共保有60架AH-1S型直升机   。

    20世纪80年代中期,巴基斯坦获得了20架AH-1F,因巴基斯坦的核武器计划,下一批的订单被美国取消。90年代中期这批“眼镜蛇”进行了现代化升级。进入21世纪后,巴基斯坦成为了美国的“反恐战争”前线国家,并接收了大批美国陆军的二手“眼镜蛇”。尚不清楚在与印度的边境冲突中巴基斯坦有没有使用“眼镜蛇”,希望可以再次看到“眼镜蛇”与“雌鹿”对抗的场面。2004年“眼镜蛇”开始参加追捕巴境内恐怖分子的行动   。

    韩国的AH-1F韩国的AH-1F

    20世纪80年代后期约旦获得了24架AH-1F,2001年又获得了9架美国陆军的二手“眼镜蛇”。

    20世纪90年代初,土耳其购买了10架AH-1W,后又获得32架美国陆军的二手“眼镜蛇”,后者中有几架TAH-1P教练机,除此之外的都升级到AH-1F标准。土耳其“眼镜蛇”在打击土伊边境的库尔德武装的行动非常活跃。

    1990年,泰国获得了4架AH-1F。中国台湾购买了42架AH-1W,1993年开始交付。在巴列维王朝倒台前,伊朗获得了202架国际型AH-1J。  

    1994年,巴林获得了8架AH-1E和6架TAH-1P教练机,1997年又获得了第2批16架AH-1E。

    20世纪90年代后期,韩国获得了8架国际型AH-1J后,又获得了62架更先进的AH-1F,1998年开始交付。

    2000年夏,土耳其宣布采购AH-1Z以满足土陆军的需要,土耳其的AH-1Z有细微的改动,绰号改为“眼镜王蛇”,合同的首批数量是50架,但不久后该项目深陷贝尔和土耳其政府的争议,导致最后被取消   。

    技术特点编辑本段

    机型结构

    机型

    AH-1武装直升机狭窄的正面可以减小中弹概率AH-1武装直升机狭窄的正面可以减小中弹概率

    AH-1武装直升机具有窄体细长流线型机身,正面狭窄,侧置发动机进气口位于串列式驾驶舱后面;机前机身的蒙皮采用平头铆钉以减小阻力,天线也尽可能内置以确保机身的光滑外形   ;管状滑橇式起落架,密闭式发动机   ;机枪炮塔位于机头下面,机身两两侧有外挂武器的短翼,短翼下各有两个武器挂架,可挂载火箭巢、机枪吊舱或其他武器;尾梁较长,其中部两侧有水平安定面,可增加俯仰方向的稳定性     。原型机Model 209为了增强方向稳定性在垂尾下方安装了一小块腹鳍,但试飞表明“眼镜蛇”已经足够稳定,所以AH-1G时就取消了腹鳍

    结构

    AH-1G确立了“眼镜蛇”家族后续型号的基本构型,高度流线的机身使用蜂窝铝制造,并开设大量口盖方便维护

    翼桨

    贝尔AH-1“眼镜蛇”贝尔AH-1“眼镜蛇”

    AH-1武装直升机W型采用两叶旋翼和两叶尾桨。桨叶是由铝合金大梁、不锈钢前缘和铝合金蜂窝后段组成的,桨尖后掠。尾桨由铝合金蜂窝和不锈钢前缘及蒙皮组成。在AH-IT基础上,其主要改进是增加了旋翼桨叶弦长,加强了旋翼桨毂,加大了尾桨直径和桨叶弦长。旋翼噪音有明显降低,直升机高速性能有所改善。之所以旋翼和尾桨桨叶在多砂尘地区抗磨蚀性能好,主要就是因为在易遭磨蚀的前缘和蒙皮,采用了不锈钢材料   。

    驾驶舱

    稳定杆结构简单,增稳效果好稳定杆结构简单,增稳效果好

    AH-1武装直升机为串置式双人驾驶舱,副驾驶员兼射击员在前,驾驶员在后,前后舱均设有飞行操纵系统。前舱门在左侧,后舱门在右侧,均向上开启。一开始AH-1G型两名乘员配备有装甲座椅,炮手前方还装有机鼻装甲,在座舱两侧安装了线拉防护板,机炮射击时乘员需要把防护板拉翻展开,后来改为在座椅、驾驶舱两侧及重要部位都有装甲保护   。尽管Model 209验证机装有防弹玻璃,但因重量过大而在生产型上被取消     。

    起落架

    AH-1原型机滑橇式起落架可以收入机腹,用于增加炮塔射界并改善气动外形,AH-1G型时使用固定滑撬取代了可收放滑撬,因为可收放滑撬带来的好处不大,并且有潜在的可靠性问题,并且强度不足以支持硬着陆,新的固定滑撬上有机轮安装点,装上轮子后的“眼镜蛇”可在地面被灵活拖动

    动力系统

    AH-1武装直升机G型相比原型机Model 209有了一些细微改动,该机换装1045千瓦(1400轴马力)的T53-L-13发动机,   AH-1G型机身内安装一个936升的自封闭油箱,发动机区域、燃油系统、液压系统都有装甲保护   。

    AH-1J型安装了普惠加拿大T400-CP-400“双发包”发动机,当时该双发系统才刚刚研制成功,原本是一个为贝尔Model 212“双休伊”研制双发发动机的美加联合项目,于是“双发包”成为陆战队“眼镜蛇”的首选。T400-CP-400发动机系统基本上由2台普惠PT6涡轴发动机和一个共用变速箱组成,也被称为PT6T-4。“双发包”总输出功率1140千瓦(1530轴马力),大于莱康明T53-L-13的1045千瓦(1400轴马力)。单发失效时,“双发包”系统也能提供足以维持正常飞行的功率。实际上“双发包”可提供1340千瓦(1800轴马力)的最大输出功率,但因传动系统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功率而作罢,结果T400-CP-400在正常运转时两台发动机都在限制功率模式下运行,单发失效时另一台发动机会自动输出最大功率。AH-1J稍稍增大了机身油箱,从AH-1J的936升增加到1023升,并增加了陆战队的一些专用设备   。

    AH-1W型动力装置为两台通用电气T700-GE-401涡轮轴发动机,机身内设两个自密封油箱,能耐受23毫米口径机炮炮弹射击,两个油箱可装燃油1153升。如需要,机身两侧短翼也可外挂2至4个油箱     。

    AH-1Z型增加了汉密尔顿·标准辅助动力单元(APU),西科斯基S-70“黑鹰”也使用该型号。内油容量增加到758升,短翼为有油箱的“湿”翼,所有油箱都充以惰性气体以降低起火的危险   。

    机载武器

    AH-1武装直升机机头A/A49E-7型旋转炮塔内,自AH-1J型开始安装一门通用电气的M197型3管20mm“加特林式”机炮,M197型基本上就是“火神”炮的三管版本,并最终成为陆战队和陆军“眼镜蛇”的标准炮塔武器,射速750发/分,但只能进行16发连射,备弹750发;安装在机身上的短翼上可挂载枪榴弹发射器或火箭弹以及反装甲导弹     。

    安装SUU-11/A“迷你炮”吊舱的AH-1G安装SUU-11/A“迷你炮”吊舱的AH-1G

    AH-1G型的主要外挂武器是7管或19管70毫米火箭巢,火箭可选高爆、人员杀伤箭头(“钉子”)、白磷燃烧、发烟标记战斗部,还可挂载4管127毫米“祖尼”火箭巢,但很少在实战中使用。   具有单机枪炮塔的早期“眼镜蛇”有时也挂载1~2个SUU-11/A“迷你炮”吊舱以加强火力,每个吊舱备弹1500发。“迷你炮”的射程和杀伤力有限,尽管70毫米火箭的射程和威力更大,但精度较差只能用齐射来覆盖目标。为了提供更强的打击火力,1969年起许多AH-1G安装了M-35机炮系统。该系统的核心是固定在短翼挂架下的通用电气M61A1“火神”20毫米机炮,弹药存放在机身左侧滑撬上方的流线型整流罩内。   虽然M-35威力强大,但后座力与震动同样十分惊人,使得AH-1G的机身侧面必须以板金强化,换装进度因而延误。发射M-35机炮时,剧烈的震动会让AH-1G的仪表中断数分钟才能恢复正常。  

    伊拉克战争中,部署在前进基地的AH-1W伊拉克战争中,部署在前进基地的AH-1W

    AH-1F的外挂武器为14管70毫米口径火箭发射器,或挂架上搭载4具导弹发射器,可装载共4枚或8枚导弹。

    AH-1W的外挂武器为7管LAU-68C/A型或19管LAU-61D/A型70毫米口径火箭发射器,发射“九头蛇”70型火箭弹;或安装于两个四联装LAU-10D/A型(共8枚)火箭发射器,发射口径127毫米的“祖尼”型火箭弹;也可搭载BGM-71拖式导弹,AGM-114N地狱火导弹和AIM-9响尾蛇导弹。

    美国AH-1Z“超眼镜蛇”武装直升机美国AH-1Z“超眼镜蛇”武装直升机

    AH-1Z的翼下挂架增加到6个,其中两个是翼尖挂架。外挂最多16枚AGM-114A/B/C型“地狱火”反坦克导弹,或16枚AGM-114F型“地狱火”反舰导弹;19管或7管火箭发射器吊舱,最多76枚70毫米火箭弹。还可携带AIM-9响尾蛇导弹,LUU-2A/B 夜间照明弹,Mk 77燃烧弹,77加仑或100加仑副油箱,MK 76练习炸弹,BDU-33D/B练习炸弹和MK106练习炸弹   。AH-1Z还可以在右翼尖安装“长弓”毫米波雷达,用于发射全天候的AGM-114L“地狱火”导弹,此外还可发射先进的AP千瓦S70毫米激光制导火箭   。

    航电系统

    美国AH-1Z“超眼镜蛇”武装直升机 高能杀手美国AH-1Z“超眼镜蛇”武装直升机 高能杀手

    AH-1武装直升机W型针对在海湾战争中暴露出的告警雷达和导航等问题,在战后着手进行了改进,用AH/APR-39(XE2)告警雷达系统代替了原来的雷达告警器,并改进安装了AN/APN-127多普勒导航系统,CPU-800操纵显示器和两台ICU-800处理机。此外,还增装了激光告警器等   。

    AH-1武装直升机Z型的航电和座舱经过重大升级,座舱经过彻底重新设计,开关按钮排列有序并采用了“手不离杆”操纵杆和总距杆。前后乘员都配备有15X20厘米的多功能平板显示器,可显示数字地图。座舱航电还有保密无线电通讯系统、战术数字式数据系统、带GPS接收机的惯导系统。前后座舱布置基本相同,两名乘员都可以驾驶飞机或者发射武器。在交流供电系统失效时,每名乘员可以使用电池供电的备份飞控面板驾驶直升机紧急返航   。

    AH-1Z在机鼻安装了AN/AAQ-30“鹰眼”目标瞄准系统(TSS),包含一个前视红外成像仪、一个微光彩色TV、一个激光测距仪、一个人眼安全激光目标指示器。早期“眼镜蛇”的前视红外只能在几千米内识别目标,TSS的第3代红外成像仪可以使乘员在“地狱火”导弹的射程之外就完成对目标的识别,在地面高炮的射程外就可完成攻击。  

    AH-1Z型的乘员佩戴有法国泰利斯公司研制的“TopOwl”飞行头盔,也是该机飞行系统的核心之一。头盔内置有高清投影电视系统,可以叠加的方式向乘员提供飞行数据和目标图像及数据,还可安装夜视镜以提供高度集成的夜视能力,安装夜视镜后的头盔仅重2.2千克。其他新型航电还包括:新型自卫套件、机载目标移交系统、机载系统监视器、2台任务计算机、任务数据装载模块。自卫套件包含有4个AN/ALE-47箔条/红外干扰弹投放器,取代了“威士忌眼镜蛇”上的2个AN/ALE-39。AN/ALE-47可工作在手动、半自动、全自动模式下;一套改进型AN/APR-39B(V)2雷达告警接收机;一套改进型AN/AAR-47(V)2导弹告警单元,该设备还取代了AN/AVR-2激光照射告警器。AH-1Z并没有安装AN/ALQ-144 IRCM,因为该干扰机只能对付老式的无制冷红外制导萨姆导弹,AN/ALE-47可提供更现代化的干扰手段,而且“祖鲁眼镜蛇”的新型红外抑制系统可大大降低排气温度   。

    性能数据编辑本段

    机体参数AH-1FAH-1WAH-1Z
    乘员一名飞行员和一名CPG (副驾驶兼炮手),串列布局
    长度
    13.59米(机身)17.8米(旋翼)
    机宽3.28米
    机高
    4.1米4.37米
    旋翼直径
    13.4米14.6米14.6米
    旋翼面积//168平方米
    空重
    2993千克4953千克5580千克
    最大起飞重量4500千克6690千克8390千克
    有效荷载2065千克
    动力系统
    1台AVCO Lycoming T53-L-703涡轮轴发动机
    1300千瓦
    2台通用T700-GE-401发动机
    1300千瓦
    两台通用T700-GE-401C发动机
    单台1300千瓦
    最大飞行速度
    277千米/小时352千米/小时
    222节(俯冲时)
    巡航速度:160节
    实用升限3720米>6000米
    悬停高度
    4495米(有地效),915米(无地效)
    航程510千米587千米370海里
    续航时间///
    作战半径/125海里(带1130公斤载荷) 
    爬升率8.2米/秒  14.2米/秒 

    衍生型号编辑本段

    AH-1G“眼镜蛇”

    AH-1G后期型尾桨从垂尾左侧移到了右侧AH-1G后期型尾桨从垂尾左侧移到了右侧

    AH-1的第一个生产型号,所以两架Model 209预生产型也被称为YAH-1G。第一架在1966年10月15日首飞,第二架在1967年3月首飞   。1966年年底,美国陆军追加了210架AH-1G的订单。到1968年,AH-1G的累积订单已经超过800架;而在1972至73年这段美军在越战的吃紧期,AH-1G的总数已经累积到1100架左右。由于AH-1G在装备、零件上与UH-1高度共通,不仅在战场上的故障相对于其它新武器而言少很多,后勤维修也方便不少。贝尔最终制造了1116架AH-1G,1973年2月最后一架交付。该机在越南损失了约300架,其中约1/3是非战斗损失。AH-1G精确的损失数量难以统计,因为陆军维修人员回收并修复了一些战损的“眼镜蛇”,甚至还用残骸拼出了一些堪用飞机   。1981~1996年间美国海关装备了几架AH-1G,协助快艇和轻型飞机追捕毒贩。这些飞机没有武器,颚部炮塔被更换成探照灯,昵称为“蛇”   。

    AH-1G“休伊眼镜蛇”AH-1G“休伊眼镜蛇”

    AH-1G一开始安装一座艾默生电气TAT-102A炮塔,内安装1挺备弹8000发的GE GAU-2B/A“迷你炮”,不过只是TAT-141炮塔批生产前的过渡配置。TAT-141安装了2挺“迷你炮”,每挺备弹4000发,或者一挺“迷你炮”和一门备弹300发的M129 40毫米榴弹发射器。理论上TAT-141也可安装2门榴弹发射器,但这种配置非常罕见。“迷你炮”的射速可选2000或4000发/分,榴弹发射器射速为450发/分。炮塔射界为上方25度、下方60度,可做230度旋转。一般情况下炮手操纵炮塔,紧急状态下飞行员也可以把炮塔固定在前向进行射击。AH-1G的炮手配备有简单的操纵系统,在万不得已时可驾驶飞机。  

    AH-1G“眼镜蛇”基本上只能在白天作战,当然在万不得已时依靠照明弹和探照灯也能在夜间作战。为此陆军开展了2个实验性的项目以发展夜战型“眼镜蛇”。第一个是“休伊眼镜蛇”东南亚多传感器武器子系统(SMASH)项目。第二个是“眼镜蛇”夜间火控系统(CONFIGS)项目,在AH-1G的机鼻安装了一部微光电视(LLTV)成像仪。  

    AH-1J“海眼镜蛇”

    AH-1JAH-1J

    美国海军陆战队对“眼镜蛇”也非常感兴趣,但他们倾向于双发构型以保证在海面飞行的安全性,还希望有更强 的炮塔武器。一开始国防部拒绝向陆战队提供“眼镜蛇”双发型,因为双发型降低了与AH-1G的通用性,但在陆战队的坚持下还是妥协了。1968年5月贝尔获得一份49架双发AH-1J“海眼镜蛇”的订单,同时作为过渡,1969年美国陆军向陆战队移交了38架AH-1G   。

    1969年11月AH-1J首飞,AH-1J于1969年10月开始交付,1970年7月开始服役评估。1971年2月4架AH-1J来到越南进行为期2个月的作战评估。这4架飞机参加了南越入侵老挝的行动,直到4月撤离越南。在1972年的北越攻势中,陆战队在冲绳部署了AH-1J。陆战队后又订购了第二批AH-1J,使该机的总数量增加到69架,最后1架在1975年2月交付。AH-1J和后来的双发型“眼镜蛇”有时也被叫做“双眼镜蛇”   。

    AH-1J型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安装了普惠加拿大T400-CP-400“双发包”发动机,并首次在机头颚部的通用炮塔内安装了通用电气M197型20毫米机炮,机炮射界为上方20.5度,下方50度,旋转240度   。

    MODEL 309“眼镜王蛇”

    单发Model 309“眼镜王蛇”单发Model 309“眼镜王蛇”

    在美国陆军眼中,AH-1G只是越南丛林战的过渡装备,陆军真正需要的是能对抗华约装甲武器的武直。因为陆军此前已经启动了AAFSS项目,发展洛克希德AH-56“夏延”反坦克武直,但“夏延”的研制过程却一波三折。西科斯基和贝尔向陆军推荐“夏延”的替代机型。西科斯基提交了S-67“黑鹰”武直方案,贝尔提交的则为“眼镜蛇”的加强版Model 309“眼镜王蛇”。

    1971年1月,贝尔启动“眼镜王蛇”项目的,接下来制造了2架原型机。一架原型机安装与AH-1J相同的T400-CP-400双发系统,并加强了传动系统,使发动机可以输出1340千瓦的最大功率。另一架原型机安装1台莱康明T55-L-7C涡轴发动机,最大功率为1490千瓦。1972年9月10日双发“眼镜王蛇”首飞,该机看起来和AH-1J很相似,只不过机鼻更长呈独特的鹰嘴形,垂尾下方增加了类似Model 209那样的尾鳍,但在内部却有巨大的变化   。

    “眼镜王蛇”加强了机身,延长了尾梁,安装了新型旋翼,并有后掠翼尖。新旋翼增加了升力,降低了噪音。该机在机身内安装了来自通用动力F-111“土豚”战斗轰炸机的大型20毫米炮弹弹鼓,为此增加了机腹的深度。在加长的机鼻下安装了夜间和恶劣天气传感器系统,这套稳像式多传感器瞄准具(SMS)利用了为AH-56“夏延”开发的技术,包含一套前视红外成像仪、一套微光电视成像仪、一个激光测距器、以及一套导弹引导系统,图像可显示在炮手显示器和飞行员的平显上。飞行员有有一套独立的微光夜视仪,安装在旋翼传动系统整流罩前部,这样在炮手瞄准目标时就不会影响飞行员驾驶飞机。

    试飞中的双发“眼镜王蛇”试飞中的双发“眼镜王蛇”

    “眼镜王蛇”引入新航电系统,包括一套可储存16个不同的预设导航点的利顿惯导系统,一个有防撞告警功能的雷达高度表,以及其他改进型导航和通讯设备。“眼镜王蛇”的主要武器是全新的线导BGM-71“陶”反坦克导弹,导弹以4联装的方式安装在挂架上,“眼镜王蛇”可挂载8枚。发射时“陶”拖着导线飞出,导弹尾部有2个红外发光点使SMS可追踪导弹,炮手所需做的就是用SMS瞄准具对准目标,导弹火控系统会通过导线调整导弹的飞行轨迹直到击中目标。炮手和飞行员都佩戴有斯佩里UNIVAC公司制造的头盔瞄准具,可用该瞄准具为机炮和导弹获取目标。贝尔还为“眼镜王蛇”设计了翼展为4米的大机翼,但只在实体模型上出现,大机翼可提供额外的油箱和武器挂载位置。

    单发型“眼镜王蛇”在1972年1月首飞,除了发动机外与“双眼镜王蛇”一样。但是单发型“眼镜王蛇”在4月因事故坠毁,为了完成陆军的评估,“双眼镜王蛇”不得不被改装成单发型继续试飞。1972年春,“眼镜王蛇”、洛克希德“夏延”和西科斯基S-67之间展开了竞争试飞,直到7月结束。结果由于陆军的需求发生了变换,需要认真重新考虑对武直的要求。此时整个AAFSS项目已经完全陷入政治困境,陆军在不久后取消了AAFSS项目,转而启动新的先进攻击直升机(AAH)项目,因此8月陆军否决了全部的3种直升机   。但“眼镜王蛇”对AH-1演化影响很大   ,可挂载“陶”反坦克导弹的Model 309“眼镜王蛇”导致了第二代AH-1“眼镜蛇”的诞生。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海眼镜蛇”在后期装备了威力更大的“地狱火”反坦克导弹,直到21世纪还在生产。  

    AH-1J国际型

    1975年伊朗接收的崭新AH-1J1975年伊朗接收的崭新AH-1J

    1971年12月,贝尔获得伊朗的价值7.08亿美元的订单,购买287架Model 214“休伊”通用直升机,以及202架改进型AH-1J,这种改进型“眼镜蛇”也被称为国际型AH-1J,换装功率更大的T400-WV-402“双发包” ,并加强的传动系统,使发动机可持续输出1250千瓦的功率。20毫米机炮炮塔增加了后座缓冲装置。炮手配备了稳像瞄准具,甚至还有稳定座椅   。

    伊朗国王军队的国际型AH-1J中有62架具有“陶”导弹发射能力,装备了“眼镜王蛇”的导弹发射系统,其余飞机没有该设备。1978年贝尔还向韩国交付了8架可发射“陶”的国际型AH-1J。在80年代的两伊战争中,伊朗“眼镜蛇”广泛参战,在战斗中经常遭遇伊拉克的米-24“雌鹿”   。

    AH-1Q“陶眼镜蛇”

    YAH-1Q原型机YAH-1Q原型机

    美国陆军选择的AH-64“阿帕奇”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装备,因此“眼镜蛇”再一次成了过渡解决方案   。1972年3月陆军要求贝尔启动使现有AH-1G增加“陶”导弹发射能力的“眼镜蛇”武器改进项目(ICAP)。贝尔为此改装了8架AH-1G,在机鼻安装了贝尔-休斯XM26望远镜式瞄准单元(TSU),在翼下挂载了2个M56“陶”4联发射架。M56发射架挂载在短翼外侧挂架上,内侧挂架可用于挂载火箭巢或其他武器。该机还可挂载双联“陶”发射架,但很少使用。这8架“眼镜蛇”的编号被改为YAH-1Q,在1973年初~1975年初进行了很长的“陶”发射测试。陆军认为YAH-1Q能满足他们的短期需求,并下达了把101架AH-1G改装成AH-1Q“陶眼镜蛇”的合同,合同也包括M56“陶”发射架和M65 TSU(XM26的生产型)的采购。1975年初首架AH-1Q交付陆军   。

    AH-1S

    AH-1S(MOD),增加了“糖碗”尾喷管AH-1S(MOD),增加了“糖碗”尾喷管

    AH-1Q服役时发现该机的动力不足,不能再在挂载沉重的8枚“陶”导弹后进行贴地飞行。1975年陆军又启动了“眼镜蛇”敏捷性和机动性改进项目(ICAM)来解决该问题。贝尔在一架AH-1G上安装了加大功率的莱康明T53-L-703涡轴发动机和新的传动机构,可输出1340千瓦的最大功率,该机的编号变更为YAH-1R。此外还有一架AH-1Q也进行了相同的改装,编号为YAH-1S。新发动机令人满意,于是陆军就下达了把92架AH-1Q和198架AH-1G改装成AH-1S的订单。正式改装的AH-1S与原型机相比有细微变化,如“糖碗”尾喷管,因此也被称为改进型AH-1S或AH-1S修改型(缩写AH-1S(MOD)),不过在1988年被统一编号为AH-1S   。

    1979年初AH-1S交付完毕。在80年代中期有15架AH-1S“眼镜蛇”被诺斯罗普改装成特别的TH-1S教练机,机鼻炮塔被一个假体取代,并安装了AH-64“阿帕奇”的被动夜视系统(PNVS)以及飞行员座舱的遮光帘。这批飞机被用于“阿帕奇”飞行员的夜间降落训练   。

    AH-1P

    AH-1PAH-1P

    AH-1S项目之后美国陆军又订购了一批全新的“陶眼镜蛇”,也被称为阶段性改进,一开始被称为生产型AH-1S,缩写AH-1S(PROD),1988年编号改为AH-1P。贝尔制造了100架AH-1P“陶眼镜蛇”,于1977~1978年交付陆军。AH-1P的发动机功率进一步增大,并更换了全新的平板座舱盖,使AH-1P的外观看起来就像是飞行坦克,平板玻璃大大减少了反光,有利于战场隐蔽。不过AH-1P同样没有配备防弹玻璃   。

    AH-1P还改进了贴地飞行所需的仪表、及雷达高度表和无线电,增加了AN/APR-39雷达告警接收机 。从第67架开始安装了卡曼K-747梯形翼尖复合材料旋翼,后来早期的“眼镜蛇”也换装了该旋翼。在80年代中期因K-747复合材料旋翼粘接问题而导致翼尖脱落,一部分“眼镜蛇”临时换装了金属旋翼,不过该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决   。  

    AH-1E

    AH-1E安装了陆战队AH-1J的通用炮塔,装上了20毫米M197机炮AH-1E安装了陆战队AH-1J的通用炮塔,装上了20毫米M197机炮

    美国陆军启动了“陶眼镜蛇”第二阶段改进项目,被称为AH-1S机炮升级或AH-1S“眼镜蛇”武器增强系统,缩写AH-1S(ECAS),1988年编号改为AH-1E。当时陆军的“眼镜蛇”各种型号仍在使用老式的TAT-141炮塔,无法安装大威力的机炮,所以AH-1E换装了陆战队AH-1J的通用炮塔和20毫米M197机炮。此外AH-1E还有如下改进:M128头盔瞄准系统(HSS),乘员只需把头部转向目标就能控制武器的瞄准;70毫米火箭的外挂物管理系统;为了支持新的外挂物管理系统,换装了功率更大的发电机。1978~1979年间贝尔交付了98架全新的AH-1E   。

    AH-1F

    AH-1FAH-1F

    美国陆军“陶眼镜蛇”第三阶段被称为现代化的AH-1S或AH-1S现代化“眼镜蛇”,缩写为AH-1S(MC),1988年编号改为AH-1F,这也是美国陆军装备的最后一种“眼镜蛇”   。贝尔把2架AH-1P改装为AH-1F原型机,并且在1979年~1986年间为美国陆军生产了99架AH-1F,为国民警卫队生产了50架,这是美国制造的最后一批全新的单发“眼镜蛇”。到1986年美国陆军的“眼镜蛇”保有量为1100架,在1979~1982年间还有378架AH-1G被升级成AH-1F,其中包括41架具有复式操纵系统的TAH-1F教练机   。

    AH-1F继承了AH-1P/E的所有特点,除此之外还有如下改进:带激光测距仪的新型火控系统,并在旋翼传动系统整流罩前方增加了一个鼓包用于容纳激光光斑跟踪器,但最后并没有安装该设备。保密语音通讯设备和新的计算机。改进型M136头盔瞄准具,改进了座舱布局,座舱照明兼容夜视镜。在发动机舱顶部安装了AN/ALQ-144 IRCM,加长了尾喷管以降低红外信号。座舱上下增加了电缆剪以保证贴地飞行时的安全。  

    AH-1F在服役后仍在不断改进,如新的发动机空滤、改进型旋翼斜盘、激光告警传感器、“毒刺”空空导弹发射能力、最重要的是“眼镜蛇”夜间攻击系统使该机具备了昼夜、全天候“陶”发射能力。但是即便这样,还是在80年代后期被AH-64开始取代,国民警卫队装备了越来越多的淘汰“眼镜蛇”。1999年陆军全部淘汰“眼镜蛇”,2001年该机从国民警卫队全部退役。美国陆军保留少量“眼镜蛇”用作特殊用途,如改装成无人机进行了无人武直的测试,以及作为靶机。一些淘汰的AH-1F装备了外军,甚至美国林业局也获得了25架用于森林防火。这些“消防眼镜蛇”在机鼻下安装了前视红外转塔,增加了数据链,并涂成了红白相间的消防色。2003年末首架“消防眼镜蛇”进入美国林业局服役,开始执行火灾侦察和引导地面消防员的任务,但不能直接投放水或阻燃剂。佛罗里达州林业局也装备了3架老式的AH-1P执行该任务,不过没有安装前视红外转塔,炮塔拆除后安装了假体   。  

    AH-1T新“海眼镜蛇”

    AH-1T在垂尾下方增加了一小片尾鳍AH-1T在垂尾下方增加了一小片尾鳍

    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购买了69架AH-1J“海眼镜蛇”后还想获得更多的武直,使总数达到124架。但陆战队希望第二批直升机可以发射“陶”导弹,并且加大功率。为此贝尔从生产线上抽调了2架AH-1J用于新型“海眼镜蛇”——AH-1T原型机的改装。1976年5月29日AH-1T在垂尾下方增加了一小片尾鳍原型机首飞,且试飞结果让人满意。

    最后所有AH-1T都升级成上图的TSU式样最后所有AH-1T都升级成上图的TSU式样

    AH-1T换装了T400-WV-402双发系统,输出功率增加到1470千瓦,并使用了贝尔214的传动系统,新旋翼直径增加到14.6米,翼面更宽且翼尖后掠。尾桨也随之增大。为了匹配新旋翼AH-1T加长了尾梁,在机身与尾梁的连接处出现了明显的斜坡过渡。为了平衡尾梁增加的重量,前机身也稍稍加长,增加的空间带来了更大的内油容积。该机还切去了垂尾顶部以减小面积,并在垂尾下方增加了一小片尾鳍。

    贝尔共制造了59架生产型AH-1T,但因资金问题,前33架不具备“陶”发射能力,后24架配备了机鼻瞄准具和斯佩里-UNIVAC的头盔瞄准具,可以发射“陶”。前33架最终升级成标准型,并且后来AH-1T进一步升级可发射“地狱火”导弹。20世纪70年代后期为了伊朗后续订单,贝尔在AH-1T的基础上设计了一种新型“眼镜蛇”,主要改进是换装了通用电气的T700-GE-700双发动机,单台最大功率940千瓦,且具备“地狱火”发射能力,编号AH-1T+。但随着巴列维王朝的倒台,伊朗后续订单都取消。不过贝尔并没有停止AH-1T+的研制,1980年4月该机验证机开始试飞,此时贝尔对该项目也不抱很大期望,因为失去了外国大客户后,剩下的国内客户——陆战队也非常想装备AH-64“阿帕奇”。不过由于1981年国会拒绝为陆战队提供“阿帕奇”的采购资金,陆战队只能被迫重新购买“眼镜蛇”   。

    AH-1W“超级眼镜蛇”

    陆战队部署在两栖登陆舰上的AH-1W陆战队部署在两栖登陆舰上的AH-1W

    “威士忌眼镜蛇”,“威士忌”指W。为了使陆战队觉得物有所值,贝尔把AH-1T+进一步改进成“超级眼镜蛇”,换装了总功率2520千瓦的T700-GE-401双涡轴发动机系统,另外还进行了若干改进。1983年11月16日“超级眼镜蛇”原型机首飞,机身两侧从头到尾画上了金色的眼镜蛇图案,该机生产型的编号为AH-1W。1986年开始生产AH-1W,于是所有现役和后备役海军陆战队轻型攻击中队都装备了新制造的超眼镜蛇。陆战队订购了44架AH-1W和1架TAH-1W教练机,后来又增加了34架。此外还有39架AH-1T被升级到AH-1W   。

    除了新的发动机系统外,还有如下改进:全新的夜间瞄准系统(NTS),包含一个CCD电视摄像机、一个前视红外成像仪、一个具备自动目标跟踪能力的激光目标指示器。全新的炮手控制面板以匹配NTS。用于容纳电子设备的颚部整流鼓包。ECP-1674综合自卫套件,包含有AN/AAR-47导弹告警系统,这是一套可探测导弹尾焰的光学系统,在导弹接近时可自动启动安装在翼尖上方AN/ALE-39箔条/红外干扰弹投放器;一套AN/APR-39A(V)2雷达告警接收机;一套AN/AVR-2激光告警接收机,在直升机被激光照射时可发出警报。AN/ALE-144 IRCM干扰机,全新的发动机罩,以及增加了红外抑制器的尾喷管。

    AH-1W可挂载多种外挂武器,包括“陶”、“地狱火”、AIM-9L“响尾蛇”空空导弹、AGM-122“手枪”反辐射导弹(改装了反辐射引导头的AIM-9C)、290升副油箱、甚至是航空炸弹和集束炸弹(尽管有挂载资格,但AH-1W在服役中从不挂载炸弹)。陆战队还为M197机炮准备了脱壳穿甲弹以加强对装甲车辆的杀伤力。射程和杀伤力增加的“地狱火”相对于老式的“陶”是一个重大的进步,使AH-1W成为致命的“坦克开罐器”。在服役中AH-1W很少挂载“响尾蛇”和“手枪”,这两种导弹对于“超级眼镜蛇”来说还是太笨重。尽管AH-1W也具备发射“毒刺”的资格,但这种空空导弹也很少被使用   。

    先进“眼镜蛇”方案

    Model 249验证机,安装了来自贝尔412的4叶旋翼系统Model 249验证机,安装了来自贝尔412的4叶旋翼系统

    1989年,曾先后改装为AH-1T+验证机和AH-1W原型机的AH-1T来又安装上了先进复合材料4叶旋翼系统,新旋翼性能更好、噪音更低、抗损伤性能更强。不过这种“4叶威士忌”(4BW)并没有立即获得生产合同,原型机改回到AH-1W后归还给陆战队,但贝尔仍继续该概念的研究。1979年贝尔就曾把YAH-1S改装成Model 249验证机,安装了来自贝尔412的4叶旋翼系统。12月该机首飞,试飞证明新旋翼能够提高直升机的有效载荷和性能。在试飞成功以后贝尔陆续向陆军提交了数种“眼镜蛇”4叶旋翼改进型方案,如“攻击改进眼镜蛇”、“眼镜蛇2000”、“眼镜蛇毒液”、PAH-2方案,所有方案都旨把“眼镜蛇”的战场生命力延续入90年代。 Model 249验证机最后参加了陆军的先进旋翼机集成项目(ARTI),用于测试LHX的航电

    AH-1Z“蝰蛇”

    美国AH-1Z“超眼镜蛇”武装直升机 高能杀手美国AH-1Z“超眼镜蛇”武装直升机 高能杀手

    “祖鲁眼镜蛇”,“祖鲁”指Z,也称“蝰蛇”安装了一副全新的更安静的4叶旋翼系统,为了便于在攻击舰上存放,旋翼还具有自动折叠系统。旋翼寿命长达10000小时,可承受23毫米高炮的射击,尾桨也改为4叶形式。“祖鲁眼镜蛇”保留了“威士忌眼镜蛇”的T700-GE-410发动机系统,但升级了更大功率的变速箱和传动系统,为此改变了旋翼传动系统整流罩外形   。

    美国AH-1Z“超眼镜蛇”武装直升机 高能杀手美国AH-1Z“超眼镜蛇”武装直升机 高能杀手

    AH-1Z的机身进一步拉长以容纳新硬件并保持平衡中心。AH-1W的机身经过升级后可达到“零小时”飞行时间。“祖鲁眼镜蛇”的挂载能力比AH-1W增加了450千克,巡航速度为290千米/时,比AH-1W快了40千米。AH-1Z的作战半径为200千米,而AH-1W只有70千米。AH-1Z的最大起飞重量8390千克,AH-1W为6690千克。  

    陆战队的“眼镜蛇”飞行员们认为先进座舱是“祖鲁眼镜蛇”最重要的改进之一,之前“威士忌眼镜蛇”的座舱堪称人体工程学的噩梦,在飞行和作战中给机组带来很多的麻烦。此外先进的前视红外系统也被认为是一大改进,最后就是该机的传动系统了,“威士忌眼镜蛇”的传动系统不能全部发挥发动机功率,飞行员需要小心控制油门,而驾驶“祖鲁眼镜蛇”时就没这么多顾虑   。

    服役动态编辑本段

    参加“紧迫暴怒”行动的陆军AH-1F参加“紧迫暴怒”行动的陆军AH-1F

    1972年,在战争末期的北越春季攻势中,2架“眼镜蛇”被SA-7肩扛式红外制导地空导弹击落。

    1983年,美国陆军和陆战队的“眼镜蛇”都参加了加勒比岛国格林纳达的“紧迫暴怒”行动,执行了近距支援和直升机护航任务,2架陆战队的AH-1T被击落,3人死亡。

    20世纪80年代末,陆战队的“眼镜蛇”参加了波斯湾护航行动,击沉3艘伊朗巡逻艇,一架AH-1T被伊朗对空火力击落。

    1990年,“塞班”号两栖攻击舰进行了利比亚撤侨行动,舰上的“眼镜蛇”实施了空中掩护   。

    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的“眼镜蛇”现代化改型参加了实战。陆军和陆战队都派出了“眼镜蛇”参加战斗,陆军派出145架,陆战队派出了48架。这些“眼镜蛇”大都安装了进气口砂滤器,分散在各个沙漠前进基地作战。整场战争中没有“眼镜蛇”被击落,但有2架在作战中因事故损失,1架在其他地点因事故损失。  

    1987年瓜岛号两栖登陆舰上准备起飞执行波斯湾护航的AH-1T1987年瓜岛号两栖登陆舰上准备起飞执行波斯湾护航的AH-1T

    20世纪90年代初,陆战队部署在两栖攻击舰上的“眼镜蛇”参加了北约军事干预南斯拉夫的行动。

    1993-1994年,美国陆军和陆战队的“眼镜蛇”都参加了美军入侵索马里的“恢复希望”行动。

    1994年,美国陆军和陆战队的“眼镜蛇”都参加了美军入侵海地的“坚持民主”行动。  

    1995年6月,美国空军的一架F-16被塞尔维亚击落,“眼镜蛇”参加了营救美国空军上尉斯科特·奥格雷迪的救援行动。

    21世纪后,陆战队的AH-1W继续作战,参加了2001~2002年美国入侵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动的后期阶段,以及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自由伊拉克”行动   ,其中在“自由伊拉克”行动中,以双机或4机编队作战,在编队周围可形成范围2千米杀伤圈,最多可挂载4枚“地狱火”、4枚“陶”、14枚70毫米火箭(一半安装高爆破片战斗部,一半安装人员杀伤箭头战斗部),对地面部队提供了有效的火力支援   。

    2014年3月5日,日本冲绳县宇流麻市美海军“白滩”基地附近海域,一架隶属该县宜野湾市普天间机场的美海军陆战队AH-1攻击型直升机在美军舰上着舰失败,事故未造成人员受伤   。

    总体评价编辑本段

    在海湾战争中,AH-1“眼镜蛇”直升机发挥了极大地作用。但也暴露了不少弱点:一是它缺乏夜间瞄准系统和机载激光指示器,这严重限制了它在夜间和恶劣天气条件下的行动,并且还无法利用美军新研制的具有远距离投射能力的“狱火”导弹;二是它没有安装先进的全球定位系统,而全球定位系统对于沙漠地区的精确制导作战来说必不可少   。

    附件列表


    1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军事战略、军事时事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波音AH-64武装攻击直升机    下一篇 RQ/MQ-1“捕食者A” 无人机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